渡陌

流莺

今天,冒着上海几年一遇的雪,全副武装去代收点拿到了囹圄的本子,因为实在不忍心让快递小哥跑东跑西送上楼了。
把本子护在怀里,感觉入坑至今四年的齿轮时光流淌在自己的胸口,终于下定决心写个伪长评(其实就是乱讲一下自己对齿轮鸦的看法)。
初三的时候入的ozqrow坑,后来经历了mo大去世,鸡牙内部斗争等等一系列事情,感叹也感激我们的北极圈一直相安无事。虽然我一直在白嫖没个半点出息,后来看到期太删文,总觉意难平,再后来前辈们淡圈……发现囹圄是为数不多一直在圈中活跃的太太,奋战至今真的是辛苦您了。下面正文走起——
Qrow是遥远的蛮荒部落古法酿制的一杯毒酒,Oz却饮鸩止渴,他们在身份与未来的双重禁忌下一往无前,如果那人不是Oz的话,甚至可以说是漫无目的地横冲直撞。但是我们的魔法男巫——那个永恒生命的囚徒,似乎总是得心应手,就像解酒的苦茶,而且自带无限续杯。Oz对酒精的诱惑总是有极强的自控并在适当的时候予以化解,老乌鸦被治得服服帖帖,耶。
我不知道Oz是否在前几世有过Qrow那样的恋人,按照S6,Oz不仅亲吻过作为妻的Salem和作为女儿的四季少女,也与寻常女子踏入过婚姻的殿堂(原来你才是情场老手),他面对Qrow时究竟是何种心情与态度呢?我们恐怕永远也无法得知了,我正像囹圄一样期待着他们有无穷的可能性,只希望鸡牙为他们留下一片净土谢谢谢谢感激不尽。
未来汹涌的暗流把齿轮组吞噬殆尽,他们于茫茫Remnant而言不过是一条涓涓的细流和水面浮叶上的一只蚂蚁,水流却极力保护蚂蚁,并教会来自未文明开化之地的蚂蚁:这个世上除了战争和鲜血,还有爱与美。这里请允许我引用期太的文“在这一刻,我的卑劣使我欣喜,自私变成欢愉。不可能中的最可笑是井中的绳,夏虫的冰,我的爱情,我的你”(应该期太的要求,所以只有原文黑体加粗的一小段)。
他们是师生,是半神与人,也是恋人。我不求他们天长地久,因为残缺的才是刻骨铭心的——囿于永生中孤独的他终于放下一切肯用力地爱一个人,而来自部落的凶残的利己主义者也终于品尝到爱恨交织与光明希望,在本子里的欢笑篇中想到这一切不禁有些感动又哀伤。
盲打下这篇bb的时候正好切到S.H.E的《花又开好了》“终于思念的人相聚/终于所有的伤痊愈/花又开好了,终于”。我想象,多年以后,Ozpin,真真正正的Ozpin而非Ozma或者Oscar,站在重建中的信标遗迹边,在冬蔷薇簇拥的花坛前,看到一只乌鸦停在塔中掉落的巨大齿轮上,无论乌鸦变成一个老酒鬼东倒西歪地走向Oz,还是径直飞向星月交辉的夜空消失不见,都是美的,至少好过自闭的两个人相对无言。(鸡牙我杀你哦)
“如果你陪我走下去/那么我没借口放弃”是Qrow,也是Ozpin,不能放弃的是维护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使命,还有他们遥远且艰难的超越生命的炙热爱情,这种已然知道结局的爱情,他们却还要在神的作弄下摸索,这种俯视生命的爱情所具备的欢欣鼓舞的超越性,正是囹圄的文章最吸引我的地方。
感谢您带给我的齿轮鸦。 @秋盹囹圄

在网易云听了一下午终于找到这首了!!!
是剧场版boss战的bgm,当时看到樱那么小只的光武硬抗顶天立地的boss有种莫名的感动,那个一开始因为无知到处惹事受到排挤的乡巴佬樱终于变成像她父亲一样独挡一面的英雄了。
队友们也很给力,大神身先士卒打出的硬直,红兰的分析和试探,环奈和堇的强攻辅助,还有爱丽丝的灵力托起,是我心中最理想最可爱的女孩们了,唯一遗憾的就是玛利亚失踪负伤没能出战(玛利亚厨哭爆,还好被加山悄咪咪救了)。唉,真希望再看到她们并肩作战啊。
我一直在想,这些本该在家享受和乐安逸,在恋人怀里撒娇,在学校一心念书的女孩,为什么是她们而不是别人挺身而出守护世界?是因为她们拥有灵力命中注定的归宿还是因为各自被赋予的多舛的个人命运?然而所有的答案都指向一处——这一切只因为她们是帝国华击团,是巾帼不让须眉的花组啊!

【免费试用】拥有它就拥有整个宇宙,晚安宇宙手帐送给你

设计敲可爱(๑>؂<๑)

kinbor:

参加免费试用活动,可直接拉至文末~






kinbor联合LOFTER,邀请了治愈系插画家 @lost7 一起做了一本“晚安·宇宙”手帐本,和“晚安大家庭”一起守护你的晚安后小世界。




晚安·宇宙 领券限时折扣 点击购买>>晚安宇宙




【产品介绍】



  • 手帐本以纺织布为书衣材料,贴心的卡插、插笔位、书签都精致而细腻,封面刺绣是可爱又迷人的宇航员、玫瑰和星空。


  • 内页采用80g书写纸,不易渗墨,钢笔也能轻松hold住。





【心动亮点】


手帐本上的刺绣星星和英文字母good night采用独特夜光工艺,在黑暗里闪闪发光,带你找寻属于你的那朵玫瑰。






福利来啦~晚安·宇宙手帐本 最后一波免费试用!!!




【参与方式】 关注“kinbor”并给这篇文章点赞,然后转载或推荐本文即参与成功啦。kk会在推荐或转载本文的用户中抽取10位幸运儿试用。


【试用申请时间】7月15日—7月20日


【试用者名单公布】我们将于活动结束后,发文公布成功申请试用者的名单并私信通知


【试用反馈】幸运儿们收到产品并试用后,请晒出您美美哒的试用感受并加上标签


#kinbor手帐人生# 




kinbor X LOFTER “晚安宇宙手帐本”也已同步在kinbor天猫旗舰店销售


限时折扣 点击此处>>晚安·宇宙马上购买吧~




复制淘口令 €xUBcbamM8Ev€ 后打开手机淘宝也可以噢(。・∀・)ノ゙



初心不忘,返璞归真

凹凸世界原版(S2E20为未加气音版),评论自取
求官方别删

请求

空桑:

请求


请求大家帮帮忙,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这次lof 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还影响重大,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


大家三次都忙,萌CP都是用爱发电,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但还要因为Lof 的原因,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这就很悲催了。所以在此呼吁一下,请各位读者老爷,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关爱己圈,人人有责。


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




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一块最新,一块最热。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一进到tag,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


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


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


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能分出哪些合胃口,哪些不合胃口,今天更新多少,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


还弄个24小时榜,周榜,半天就划到底了,那些用心产出,粮食质量高,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


另外,据说(看到有人反映,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至少微博是这样(摊手)


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一视同仁,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整齐的最新粮食,而不是最热。


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


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保持自己的特色,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谢谢。


 @LOFTER小秘书 

我蛮喜欢橙色的。

为了区分不同年级,我们的校服分为三种颜色。橙色是唯一的暖色系,凭我们这届的福气还不够穿它。

其实以前我对暖色和亮色很排斥。小粉红,橘子色,明黄色……我一直觉得那是小女生的特立独行的标志。反观我的衣柜,黑白灰褐一片肃穆。死气沉沉,耶。

刚入学那会,我是真的同情那届橙色校服的,健康阳光的颜色,有种维他命喷薄而出的感觉。

然后开始熟悉环境,分班考,学生会招新,社团面试……

说明一下,学生社团是灰色地带,我是指校方和学生会两方面的,毕竟社长都是比较中规中矩的学生。学校觉得他们掀不起大风大浪,学生会则是完全不想管。

然后我被同校的亲姐骗进了其中一个学生社团,美其名曰“实现她未完的心愿”。操,真是亲姐,社团名字蠢得我都不想说。

然后我发现自己喜欢上了社长。

循序渐进的过程不重要,还是这个糟糕的结果比较重要。

社长是个外表普通的男子高中生,没有日漫加成的那种。五官端正,浓眉大眼,微胖,平均身高,圆圆的有点小可爱。对,他看上去真的很普通,成绩也一般般,普通到就算我真的很喜欢他也只能给出这样笼统的描述。哦对还有耀眼的橙色校服。

事出有因,社团招新的时候我选了一个冷门课题洋洋洒洒写了五百多字第二天就去面试了。然后一见面就和社长剑拔弩张,从kb主义扯到国情,他以为我是自发五毛,我觉得他蛮厉害,话里藏针,陷阱都给我设的一溜一溜的。后来我退无可退,但是小橙的敌人绝不轻易认输,我就急中生智瞎几把扯扯到了奴性,那种流淌在某些人血液里铭刻在某些人骨子里难以磨灭的东西,他和他旁边那个一起当考官的女生眼神好像有点不一样了。三分钟后他们对我笑完我就觉得我稳了。

长这么大,我倒是第一次和同龄人讨论这一类爷娘舅婆过年时高谈阔论的话题,有种一夜成熟的微妙感,但其实还是很幼稚。不知怎么,想到他最后对我笑,心砰砰乱跳。

后来我面试拿了全社最高分,是社长评的。

老社员们说,其实一开始他们看到我提交的文章里那句“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都想来面试我的。点到为止,懂的人应该都懂了。

然后是每周各种上课,:辩论技巧,议题讨论,搞事情,搞事情,搞事情。当然只在内部搞,我们自己搞。

也许是暗恋中女生的一厢情愿,我觉得社长的目光总是不经意间停留我身上,一秒、两秒。

每次开会,有他,我偷瞄;没他,与我何与也?还是写作业吧。

我并非以正常的考试手段进入现在这所学校,过程很复杂,总之掺了点利益交换的成分。虽然我的成绩尚可,但活成循规蹈矩的样子无疑是最好的选择,这种朦胧的感情是不被允许的。对待感情我理应也是相当小心翼翼,说怯懦也不为过。据说社长有过几任女友,我担心自己也成为前仆后继的一员。于我,表白是不可能表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表白的。

我应该是不想影响他的前途吧。

某天晴转中雨,看着形单影只的社长被淋成落汤鸡,他没看到我。我紧紧抓着手里的单人伞,朝反方向走去,身旁没有什么熟人路过,如果为现在的他撑开伞也是一方小小的二人世界吧,蓝色的伞配橙色校服很丑,我这样安慰自己,假装自己无怨无悔。

雨下了一整天,我是那个在雨中大雪纷飞的小女生。

每次路过时遇见他,我觉得自己身心都激动着,失心疯似的朝他招手,时候又苦于自己的失态,但我很清楚下次相遇又会是返璞归真的重蹈覆辙。

我总是浅尝辄止。
彳亍在校园里,我总是在寻找橙色校服,我的目光会悄悄揪住他们,然后它像蛇一样地攀上去,照着他们的脸去核对社长的容貌,却常常大失所望。他学业很忙,我对自己说。

再后来他就考上大学了,社团就解散了。
我失却了他的音讯,心痛之余没别的了。

想想也许这从来就不是爱,不是喜欢。更可能的是一个自卑孤独的女生在迈向成人的路上抓住的一根稻草、一件精神寄托、一声共鸣。

时间的洪流把我和橙色搅成浑然一体的泡沫,又把我们撕裂成分崩离析的丑态。或者一切只是我青春的臆想,暖色的谎言。

后来的后来,又一届新生来了,这回轮到他们套上那热情振奋令人作呕的橙色校服了。

在残酷事实的狂轰滥炸之后,我发现自己再也没法喜欢上橙色校服了。

我讨厌暖色和亮色,橙色两个都占了。
我还是不喜欢橙色比较好。





























归零、重塑

大概是七神使的不光彩的诞生以及凹凸大赛的渊源
自娱自乐的脑洞产物
时刻准备被官方打脸
逻辑已死

创世神看着那七个凡人默契地缩小包围圈,他承认,自己还是第一次如此无措。凡人们饿狼一般的目光好像要把自己千刀万剐拆吃入腹。

狼群,捕食效率极高的野兽,不是么?

饿狼们撕碎神力的尖齿利爪并非卓尔不群的元力技能,而是令人叹为观止的科技造物。它们泛着冷酷的光泽,蛮横地剥夺了神的力量,又精确地把这些力量分配到那七个大逆不道的凡人身上。真可笑,孕育它们的金属本是创世神为了子民的生计而创造的,现在却成了扼住他咽喉的利刃。不过这些奇形怪状的物什即使是自己肩上的两只圣鸟也是见所未见,否则伟大的神也不至于沦落至此。

圣鸟,对,创世神那不敌科技的神之造物。曾经战无不胜的创世神放弃了毫无意义地瞪着那一圈人,转而凝视现在摔在地上怎么扑棱也无济于事的两只乌鸦,用自己所剩不多的元力给自己骄傲的作品温柔的了断。

神总是慈悲为怀,所以才被那七个凡人(也许用恶魔来形容更为贴切)有了可趁之机。问题是,这样算是自作自受吗?

那些人显然被他突然杀生的行为吓到了,但很快就想起他们仍占着绝对优势。

“你的所作所为不过是让这宫殿里徒增两具尸体罢了。”一个外形魁梧的衣冠禽兽叫嚣着。

“他们为你而死!”另一个伪君子肆意嘲笑着。

创世神不语。他叹了口气,这座金碧辉煌的宫殿早已血流漂杵,尸体横七竖八躺了一地:有追求绝对公正的海盗,有叛逆倔强的水手服少女,有沉溺于复仇的最后骑士(这么说来骑士已经灭绝了),有永远熠熠闪光的剑客……

一切源于创世神决定相信那七个蓄谋已久的凡人的愚蠢错误。在这之前他以为自己花费了足够的时间建造这座富丽堂皇的宫殿给这个世界的强者受勋,厚实坚硬的墙壁的确足以抵御一切外来的攻击,但当他触摸那些人献上的精心策划的礼物时,他就明白那些凡人在温情的阴影下悄悄腐蚀了深埋地下的地基,须臾之后,神的威严轰然倒塌。

说不出的心痛,这些人连骗带抢夺走了自己的强大力量,但后果却要由这个世界的守护者们和自己一起来承担,他们为了维护最后的秩序被本属于自己的力量摧毁。

创世神记得这些死去的守护者无一不是由凹凸大赛选拔出来的。当然,这七个人也是,只是他们看上去势均力敌,所以创世神决定让他们一起获胜、接受嘉奖。什么?凹凸大赛只允许一个人活下来?不存在的,创世神的凹凸大赛是武者交流切磋的舞台,每年一届,去年惜败的人今年可以再接再厉,创世神也为强者的诞生感到由衷的喜悦。

他认可的强者是地上这些了无生气却有着坚定信仰的败者,而不是对面篡夺神权趾高气昂的胜者。

“这个节骨眼上还在走神啊。”一个慵懒的女声。

“你坐在这个宫殿里太久了,也是该换人了。”另一个男子自顾自地说着。

“不说话也没关系,”已经不知是谁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当我们的子民需要你的时候,我们会替你美言几句的,在我们重塑的新世界。”

然后,他们手中的的高科技产物发出如饥似渴的低吼。创世神闭上眼,说出了最后的遗言:“既然你们要成神,那便如你们所愿。”
享受神的孤独吧。

然后是白光。

接着一切化为齑粉、归零。

道貌岸然的新神们惊奇地发现自己被封印在宫殿的众神之座上寸步难移。

“用最后的力量封印了我们的行动么?”
“无妨,毕竟创世神的力量能做的事多着呢。”
“那么,开始吧。”

创世神已死。

接下来就是礼崩乐坏,虚无无序。

当黑的成了白的,白的也就自然而然成了黑的。弑神之后,旧世界毁灭,一切回炉重塑,新世界诞生。

“我觉得凹凸大赛挺不错的,就是被那老顽固弄得太无趣了。”
“不如设定成只能让最后的胜者存活?”
“好办法,免得他们聚集起来篡位。我可不想步创世神的后尘。”
“反正到最后他们的力量也只会巩固我们的地位。”

“你们以为参赛者愿意前赴后继送死吗?”

“那就压榨摧毁他们的生活,再承诺丰厚的奖励。”
“告诉他们肆意随性的创世神随心所欲毫无规律地创造统治这凹凸世界。”
“神说,若想改变命运,那就来凹凸大赛吧。”
“而我们,就是推行神旨的七神使。”


创世神的圣鸟私设借用了奥丁大帝的福金和雾尼
“创世神已死”源于尼采的“上帝已死”

一点碎碎念:我觉得,如果七神使是垃圾桶,那么创世神好歹算条柏油马路吧,结果两季了,连个窨井盖都不给他,有点可怜。
我真的觉得他可能是个好人。